成都液化气市场暗战:刀尖上的舞蹈?
2019-07-28 12:28:40
  • 0
  • 0
  • 0
  • 0

成都液化气市场暗战:刀尖上的舞蹈?
送气工经受不起价格战

成都液化气市场暗战:刀尖上的舞蹈?
“中×××”发布的招贴画

726,成都液化气群流传一张海报,是一片“狼来了”的惊呼声。

海报显示,“中×××”是一家液化石油配送服务商,为客户配送成都中石油昆仑燃气、成都中益燃气、成都洋海石化的瓶装液化石油气。

标注的价格是:相当于4.4/公斤,大瓶216/瓶,中瓶64/瓶,小瓶21/瓶。

中瓶就是普通的家用瓶,一段时间以来价格在85元左右。

向熟悉的送气工打听,知道之前送气行业按6/公斤计价,4.4/公斤相当于成本价,若跟进降价,等于送气行业不挣钱,注定无法持久。

“中×××”的用意非常明显,就是不计成本,主动挑起价格战,将竞争对手挤出市场,达到抢占市场份额的目的。

有成都送气工反映,“中×××”挑起价格战后,自己连续两天被抢走老客户,每月流失30多瓶气,若价格战持续,只能跟进降价,跟对手死磕,斗个鱼死网破,看谁亏得起。

显然,这不是一个成熟市场需要的。

知情者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去年哄抬物价不成功,今年以最低价抢占市场。”

忽然想起去年成都液化气市场闹得沸沸扬扬的除恶事件,就是有液化气企业涉嫌操弄市场,警方出面抓人。

翻出上一年的信息,发现上一年涉恶的企业跟“中×××”不是一个市场主体,也就是说不是同一家企业所为。

我知道,成都液化气市场去年以来并不平静,行业内挤占市场的冲动一直存在。只是这一次,“中×××”的操作缺少理性,把全行业拖入价格战泥潭,一段时间里将市场失序。具体到送气行业,许多送气店将面临不赚钱甚至亏损的尴尬境地。

这样的一幕曾经在贵州发生。20169月,笔者到贵阳市探访乡亲,其时,贵阳市液化气行业正在联营,有企业将批发价打压到成本价附近,借此打压同行,快速抢占市场,以致送气工送一瓶气只赚5元左右。

这样的一幕差不多同一时间发生在凉都六盘水市,送一瓶气只赚5块钱的送气工,有的廉价转了铺子离开六盘水,损失惨重。

上一年,昆明市场一度出现同样情况,气站行业越权参与执法,行业撕裂,送气工怨声载道。

后来的进展是,不管是贵阳、六盘水,还是昆明,行业一番恶斗后,价格最终回归理性,送一瓶普通家用气的毛利都回到二三十元,事实一次次证明,以成本价打压对手的竞争不会长久,但短时间会对市场造成破坏。

以笔者对液化气市场的了解,随着管道气逐步普及,液化气市场迅速饱和,但不断涌入的资本抬高行业门槛,既有气站投资者大举并购,或新开气站;也有退出建筑业的工人之类小有积蓄者转投送气业,争食送气市场蛋糕。一个每月送气千瓶左右的送气店,转让费动辄数十万元,不少送气工倾其所有,甚至不惜举债,夫妻乃至两代人守着小店,维持一家人的生计,一旦遇到行业恶性竞争,店子大幅贬值,就可能血本无归。

在笔者家乡,许多乡亲以送气业为生,一个送气店,系着一个家庭的命运。亲族中就有不少送气工遭遇价格战,短时间内被市场击溃,甚至一蹶不振。于是,深深地为他们忧虑,希望液化气行业参与者守住行业底线,在上下游之间形成合理分利机制,让乡亲这碗饭吃得踏实一点,不要被投机资本吞噬。

静观成都液化气市场,可以想象的结局是,“中×××”的价格战无法持续,市场最终将纠偏。

然而,短时间的市场恐慌,向市场传递了失真的价格信息,将损害液化气行业的声誉,这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

忽然想起713日中国纪检监察报的报道——《成都惩腐打“伞”涉黑必查:让人民群众享平安得实惠》,报道披露了一宗液化气行业恶势力“保护伞”案件,系金龙燃气公司对成华区液化气市场的非法控制案,除恶结果是成华区燃气价格每公斤降了5毛钱,老百姓真正得了实惠!

这起案件从2015年起,金龙燃气公司开始通过非法渠道回收劣质钢瓶以压低成本。而且也就在这一年,成都市成华区经济和科学技术局能源科工作人员罗永强成了该公司的“熟人”。之后,罗永强利用职务之便,将收缴上来的非法气罐交由金龙燃气公司回收处理,并默许其违规再利用。金龙燃气公司还通过威胁其他商家、抱团抬高批发价、强制加盟商使用其公司的专用钢瓶等非法手段,达到排除竞争对手、操控液化气市场的目的。就这样,自恃有罗永强等人“保护”,金龙燃气公司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极速扩张,加盟商数量激增。

在液化气行业恶势力“保护伞”案件披露的紧要关口,“中×××”的价格战的确来得不是时候,不能不引起行业警惕。

殷鉴不远,成都液化气人都在担心,期待行业多一分互信,少一分互害,让行业行稳致远。

2019-07-28

成都液化气市场暗战:刀尖上的舞蹈?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