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言俚语50】看戏的不怕台子高
2019-11-05 10:52:40
  • 0
  • 0
  • 2
  • 0
“看戏的不怕台子高”藏着幸灾乐祸。

小时候在湖北孝感应城郎君乡下,偶尔迎来吴桥杂技表演,搭起高台,杂技演员走钢丝,柔术叼花,看得人胆战心惊,害怕演员有所闪失,偶尔又闪过一丝念头,希望来一点小失误。

记得那次看柔术叼花,一张桌子上,立着一张凳子,桌上摆着一枝花。女演员颤颤巍巍站到凳子上,向后反弓腰背,以手掌和脚掌据地成弓形,女演员的头穿过凳脚,伸到桌面上方叼起花,身子变成一条蛇,我一直担心女演员腰骨折断,又似乎等着事情发生。

另一次,男演员表演空中飞人后,突然沿着斜拉的绳索飞速坠地,引来满场惊叫,以为男演员这回失误了,小命不保。岂料,男演员抓着绳索直冲下来落地的一刹那,拽紧绳索,身体顺势做了一个后空翻动作,双脚落地,稳稳地站了起来,随后爆发出满场喝彩。

看多了这样的表演,竟然无一失误,心里就起了坏意,盼着失误一回,看看杂技演员也有出丑的时候。

乡人议论起这样的心理动机,便有了“看戏的不怕台子高”的幸灾乐祸。

后来有了电视,吴桥杂技登上了央视春晚这样的大雅之堂,再不来咱村庄表演,就只能隔着屏幕看,每次看了,脑海里就回放当年的杂技镜头,有几分神似。

看不到吴桥杂技哪怕一点小失误,生活中乡人的人生失误倒是看了不少。

有人出外做生意,一次次赚了钱回来,颇有衣锦还乡的派头,乡邻生出羡慕嫉妒恨。后来那人忽然栽了,折了本,还被关了些日子,便有人快活起来,有“你也有今天”的欣然。

有人订了亲,送了聘礼,忽然传来对方毁约的消息,村邻知道了,将这消息传得飞快,有人叹息,也有人不怀好意,各种情绪都有。

最记得小时候哪家有人病重了,连夜用板车拉了去镇上医院,或者将竹床倒过来,装进病人,几个男劳力七手八脚抬了送去镇上医院。我们一帮少不更事的孩子见了,一路跟随着到医院看热闹,却少有对病人生死的担忧。后来有一次,有女人大出血送院,我们依旧充当看客,回来已是阴阳两隔,便有了负疚感。

乡村没有多少隐私观念,乡人多有看客心态,往往在别人的痛苦中看热闹,颇像鲁迅笔下看客,“竭力伸长脖子,有一个瘦子竟至于连嘴都张得很大,像一条死舻鱼。”

想来多少有些羞愧,在乡间充当了10多年看客,多数时候麻木着。

而今远离了乡居生活,再难听到乡人“看戏的不怕台子高”的调侃,却常常在朋友圈看到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真朋友,看到我在外面说了对“家长”(家中悍妻,以“家长”称之)大不敬的话,调侃我,要报告给“家长”,让她准备好搓衣板、榴莲壳;从我这得知“家长”克扣口粮,让我节衣缩食,饿得我形销骨立,反倒远程寄了饼干类即食食品,保“家长”一日三餐无忧,她更没了相夫教子的热情。

心里知道,朋友圈都是看热闹来的,为的是看一个家庭的猴戏表演。

在这个各顾各家的年代,许多人带着看客心态,少有人文情怀,对别人的痛不能感同身受,常常拿实话当笑话,拿囧事当乐事,让当事人笑着笑着哭了。

每到这样的时候,就想起乡居时代“看戏的不怕台子高”,知道我们身体进城了,其实精神一直停留在乡下。

2019-11-05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