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杭州小笼包”后面的家庭坚守与放弃
2019-07-31 17:30:58
  • 0
  • 0
  • 0
  • 0

一家“杭州小笼包”后面的家庭坚守与放弃
这家“杭州小笼包”门口贴着“旺铺转让”


家楼下做了多年的“沙县小吃”7月初变身链家旗下的德佑,没来得及追问原因。

7月底,家旁边五星级兴文市场侧的“杭州小笼包”又贴出“旺铺转让”告示。

周六(7月28日)下午,家长指定要吃她的家乡“杭州小笼包”,我避开家楼下的“杭州小笼包”,去了兴文市场侧的“杭州小笼包”。这家店吃过许多次了,当成自家饭堂,一直由老板夫妻守着,觉得老板和老板娘面善,吃着吃着吃出信任了。今年新开在家楼下的“杭州小笼包”更方便,却不太光顾,宁愿舍近求远。

到了店门口,推一下门,紧锁着。望进去,空无一人。

心里疑惑,这大周末的,怎么舍得关了店门?

认真看店门口,一个红纸黑字的“旺铺转让”,贴在偏离大门的位置,加了一个箭头指向店门口,知道是“杭州小笼包”不想做了,心里怅然若失。

转去家楼下的“杭州小笼包”,店里多了一个学生哥模样的男孩忙前忙后,躺椅上躺着一位老人,应该是暑期老人送孩子来店团聚。

老板娘对着学生哥嘱咐学习的事,大意是叮嘱孩子暑期不要放松学习。

知道一个餐饮店藏着一个留守家庭的故事,背负着一个家庭的希望,便对挂牌转让的兴文市场侧“杭州小笼包”店牵挂起来,一直想问个究竟,店子为什么不做了。

光顾店家时,偶尔不经意的闲聊中知道,两家“杭州小笼包”都是湖北监利人开的,都是夫妻店,偶有孩子模样的人帮手。老板说家乡很多人开这个,但相距不远的两家店老板互不认识。

说是“杭州小笼包”店,其实还叫卖湖北热干面、小馄饨等。

一家“杭州小笼包”后面的家庭坚守与放弃
“杭州小笼包”价目表

曾试图通过朋友,以有意受让店子的身份了解一下兴文市场侧“杭州小笼包”,终究没有朋友愿意出手,毕竟,同城朋友圈缺少做餐饮的,也缺少做餐饮梦的。

今天中午,冒着台风雨走回家,路过这家“杭州小笼包”,借着给孩子打包热干面和小笼包,试着找店家攀谈。

进店,店里一溜坐着3个年轻人,玩着手机,平日似乎没见过。

试着问年轻人,店子转让价多少?

年轻人努努嘴,让我问老板,说只有老板知道。

老板递热干面和小笼包的功夫,我隔着破损的玻璃橱窗问老板。

我:这店子转让价多少?

老板:10多万块。

我:哪些东西可以转让?

老板:也没什么东西。技术可以转让。

我:店子月租多少?面积多大?

老板:月租7000块,有50多平方米。

我:交个实底,如果接手,能做得过去吗?

老板:做得过去。

我: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老板:一个月能赚1万多块钱,好的时候能赚2万块钱。

我:能赚2万块钱的话还算不错,为什么要转让?

老板(看向3个年轻人):家里人多,想换个大一点的地方做。

我:还在中山做吗?

老板:还在找地方。

拎着打包的食物离开,回身看一眼门口的“旺铺转让”,告示紧挨着墙上的红色消防铃,像是发出的一声警报。

2019-07-31

一家“杭州小笼包”后面的家庭坚守与放弃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