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匠月薪过万背后,越来越多年轻人宁做临时工不做长期工
2020-01-05 23:44:30
  • 0
  • 0
  • 0
  • 0

精益求精 新华社发

泥瓦匠、月嫂月薪过万早已不是新闻,珠三角许多有学历的文员还拿着两三千元月薪,更多年轻人放弃长期工,投身劳务中介代理的临时工、小时工行列,干着做一天算一天的活。心里不免疑惑,他们为什么不学门技术?

一技傍身,是古往今来许多人的生存之道,是工匠精神的内核,那些在所在行业掌握绝活的高级技工,有的工资高过管理层。

一段时间来追踪调查中山市水产养殖业,发现输港澳水产品基地普通刮鱼工月薪也达到了8000元水平,当地塘头一个具备肉眼识重能力的监筛日薪达到300元。继知识无价后,技术有价正在提升技能型人才薪资水平,拉开手艺人与普通劳动者的价值差距。

走近一个个具体的行业,你能看见一个个职业群体的晋升之路。

最近到定点理发许多年的尚艺连锁店理发,发现迎接自己的多是男洗头工,女洗头工成了稀缺品。

印象里,少有男洗头工给自己洗头的经历,心生诧异。

洗头的间隙,问男洗头工,女洗头工哪去了?男洗头工以为我嫌弃,解释说女洗头工多转型学美容了。

忽然有恍然大悟之感,知道美容师多是给品位人群服务的,薪资更高,洗头工岗位被许多女洗头工抛弃,成了她们眼里的低层次岗位。

男洗头工接过了女洗头工的衣钵,这不符合职场逻辑。转而问男洗头工,为什么选择做洗头工?得到的答复是,跟自己一样的男洗头工都是学艺来的,必须从洗头工开始,不收底薪,只按件计薪,跟女洗头工一样。

随后跟自己的金牌理发师詹2号闲聊,他说自己学艺也是从洗头工开始的。先自费到广州尚艺美发学校学了手艺,然后到尚艺店从洗头工做起,跟了师傅,约有半年一年时间,看自己的悟性,出师后月薪能有七八千元。做洗头工期间能有四五千元月薪,总是感觉不够用。

一位广州朋友说,给自己剪头发的小男孩,二年前找他剪发38元一次,上个月去剪就涨到了98元一次,感觉学理发手艺还是很赚钱的。

忽然想起当年到深圳商报跟班学习,同行说,身边很多实习生,媒体不提供住宿等生活工作条件,实习生自带采访工具,没有办公桌和办公设备,发稿没有稿费,唯一的收获是有机会跟着记者外出采访,获得在媒体发稿的机会。

听过之后,为那些名校毕业的实习生鸣不平,心里替他们拂袖而去。然而,眼前的他们,分明只有对新闻的追逐,似乎不把待遇放在眼里,知道他们带着一颗学艺的心。

一段时间以来,借道小时工,卧底一些武汉劳务中介公司小时工群,深度接触了临时工、小时工这个特殊群体,他们做着富士康、格力、美的、海尔、京东、顺丰等著名企业流水线的活,一般不需要多少技术含量,绝大多数工作人人可为。他们往往混迹于多个小时工群,随时寻找合适的工作,但干不了多久就辞职走人。劳务公司不提供“五险一金”,意味着他们的未来没有保障,一旦发生工伤工亡或上下班路途交通事故,就可能维权无门。这些小时工被中介克扣工资的事情也时有发生,不时引发纠纷,进而牢骚满腹。

透过这些小时工群,能够清晰地看到许多年轻人的职业选择和生活状态,总想提醒他们,做好自己的人生规划和职业规划,深耕一个行业,不断提升职业技能,进而提升自身价值。

跟企业老板和人力资源师交流,听他们抱怨以90后、00后为代表的新生代大多缺少职业精神,干得不开心就跳槽走人,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过了试用期就是老员工。”

新生代跳槽过于频繁,企业不断招募并培训新员工,已经成为企业不可承受之重,大规模使用临时工、小时工,成为企业无奈的选择。

新生代职业精神缺失,成了企业主的一块心病,他们希望唤醒更多年轻人的工匠精神。

2020-01-05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